首页 > 古典言情 > 祁灵山 Wodehouse

26. 追根溯源

小说:

祁灵山

作者:

Wodehouse

分类:

古典言情

《祁灵山》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女官的投喂,小蛮道谢之后也不客气。

左手一根烤肉串右手一杯竹筒凉饮,一边吃一边逛,不亦乐乎。

吃饱喝足,逛完这条闹市不知不觉就过了半个时辰,女官倒也不急,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日位,还贴心地问小蛮要不要去隔壁文化廊瞧一瞧,那里也是外地人过来之后,必观的一个去处。

“那里有什么?”

“戏曲。”

“那倒不必了。”

小蛮笑着回复,觉着自己也是玩够了,便嘻嘻地说现在还是去办正事吧,女官点头,然后他们一行人又上了马车。

马车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不过这次的车里多了不少香味,因为小蛮买的各种桑山部落的小吃,都堆在了里面。

马车终于停了下来,大家一个一个小去,小蛮挽着古尘的胳膊从车厢里一出来,便看到了一座质朴的府邸。

这府虽然没有雕梁画栋,但纹理相同、规格一致的大理石砌墙看着就有一种低调奢华的感觉,入口的大门都是只刷了一层桐油的金丝楠木。

这里的门外还站着两个家仆,他们看到有人过来,一个立即走了进去喊了话,然后出来了一个衣着稍微精致一点的中年人,过来迎接并领着他们进了府。

女官跟这个领事的似乎认识,两人在进去的路上一直在聊天。

“你家主人呢?”

“出去寻猎了,但族长交代的事情我已经禀报给了老夫人,她应该知道那些信件的去处。我领你们一块过去。”

这领事的说着便带着他们穿过了堂屋,来到了后院,接着进入了一园林里,左弯右绕之后来到了一破落的小院前。

小院子的门虚掩着,门口已经有两位仆人在等候了,看到领事的带着他们过来螓首示意,说老夫人早在里面等着了,然后主动给打开门,让他们走了进去。

领事的怕他们觉得寒酸,介绍说说着破院有上百年了,是当年九怪肆意时候,祖上修的房子,后来条件好了,也一直留着,先祖的遗物也存放在里面未有动过。

小蛮倒是好奇这小破院,里面倒也没有很萧条,虽然旧,装潢也与主府格格不入,但进去倒是整洁,院子里有歪曲的卵石小路,一旁是两口井,再一旁则是一套石桌石凳。

踩着石子小路穿过院子,进入了堂屋,一个老太太正在黄的发黑的圈椅上坐着,一旁配套的茶几上还放着一个大木箱子,箱子敞开,里面整齐地排列着各种信件。

看到他们过来,老太太招了招手,女官代表他们跟老太问好,老太笑了笑,扫了一圈之后,最后把目光放在了小蛮身上。

“你是古尘的夫人?”

老人问道,可能是这句话听多了,古尘便凑了过去,搂着小蛮替她作答。

“您也可以说我是她的丈夫。”

老夫人被古尘的话逗笑,点头之后,指着一旁的木箱子,说起了正事,告诉他们需要的信件都在这里,可以查看但是不能带走。

她交代完,又说了一句到时候会送饭过来,让他们不要乱走动,女官替他们答应着,然后这老太便起了身,一旁的领事见状赶紧扶了上去,带着老太太离开了。

这院里现在只剩下了他们三人。

女官对这些信件并没有兴趣,她坐在一旁,拿着从闹市里买来的糖炒栗子,悠哉地边剥边吃。

古尘和小蛮则忙于看信,这有几百封信件,虽然年代久远,但保存的特别好,也不至于不堪一击。

这都是桑微雨的回信,古尘和小蛮看到了傍晚,才给看完。

他们按照时间顺序查看的信件,信里有提到秦乾力排众议娶她为妻,那个时候的桑微雨是幸福的,她深爱的男人为了她抵御世界,所以即使祈灵山很多人趁着秦乾不在,故意刁难,她也不会在意。

里面也有提到帛贤,帛贤待她倒是很好,按照信里的说法,他们当年回去的时候祈灵山以为秦乾回不来了,当时的师尊即将九天,帛贤被立为接班人,他也如愿以偿获得了当今尊母的青睐。

但在帛贤的即位大典的当天,秦乾骑着□□凤凰而来,打破了这场盛筵,当年师尊给的承诺便是灭九怪者得尊位,秦乾归来,帛贤自然也得退让。

虽然不甘心,但是秦乾回来带了一个女人,还要大宣要娶她为同修,这也破了当今尊母想跟秦乾同修的美梦,还能守住心爱的人,所以帛贤虽然看秦乾不顺眼,对桑微雨也特别关照,因为只要她不出事,当今尊母就没有上位的可能,就会一直与自己在一起。

不过当今尊母对桑微雨不好,总是刁难她,甚至造谣、抹黑她,导致她在祈灵山的处境并不是很好。

而且就算秦乾跟桑微雨大婚,当今尊母也不安分,总是设法插足,引起秦乾的注意。

但她做的这一切对秦乾来说都是嗤之以鼻的,所以后来为了清净,秦乾便带着桑微雨直入秘门,专心修道。

这信中也有提到戴尚,不过到了中间的一些信才开始提到。

因为戴尚一直在海外修道,未能回来,所以也没去北漠帮秦乾一起对付九怪,这也是戴尚的遗憾。

不过桑微雨在心里说戴尚虽然话不多,但对自己敬重得很,有一次甚至因为自己的谣言将山里的一位悟士修理了一顿,因此被关了三个月紧闭。

信中还提到后来他们的饭菜一直是戴尚送的。

但是越到后来的信件,写信人的状态就越来愈不好了,似乎总担心什么事情发生,文笔之间也让人摸不着头脑,其中还提到让朋友去查看留守院埋在地里的坛子。

“我现在越来越不对劲,可能是在秘门呆久了,可能是对这修道没有天分。”

“感觉不也不爱秦乾,究竟什么是爱,创造新生是爱,毁灭亦有可能。你看上天让草一岁一枯荣,即是毁灭后的涅槃重生。”

“我越来越坚信毁灭也是爱,不知为何,我心里似乎有一股心魔在驱使我,让我毁灭一些东西。”

“我能克制它,所以我在秦乾面前表现得一如既往。”

“或许这躁动是我的道行不够的缘故,俗筋未断带来的煎熬和痛苦,所以修道需要时间这是有迹可循的。”

“我试图激怒秦乾,但他为何总是低下姿态安慰我,他说他理解我的痛苦,他甚至饱含热泪,为何我一点也不心疼他?脑子里我想跟他来一场厮杀,可是我的身体却还爱着他。”

“为何我会如此痛苦,我的灵魂似乎被禁锢在了这幅平凡的躯体里,我想释放,却找不到途径。我一边想升九天为天母,一边又惧怕甚至想毁灭一切。我开始怀疑我的起源是否真实……”

“我有与你提过,我碰触怪丹的时候,似乎产生了很多混乱、可怕的记忆,它们似乎唤醒了另一个可怕的我。我怕秦乾与我一样遭受如此,所以将它们偷走了。我将他们埋在了收留所院子里的那一颗桂花树旁,你帮我去找找看。或许我的魔怔跟碰触他们有关,将它们毁灭或许我就不这么痛苦了。”

“还是将怪丹寄与我吧,你无法将他们毁灭,或许九影凤凰的真火可以。”

“坛子不见了?不该将它们留在那里,丢回北漠也比这强。罢了,罢了。”

……

关于信件有用的信息就这些。

小蛮感觉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