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祁灵山 Wodehouse

47. 追根溯源

小说:

祁灵山

作者:

Wodehouse

分类:

古典言情

《祁灵山》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从玉器店出来,小蛮的心情有些沉重。

老板还说这玉在西延大陆是上等的濃怀玉,每年产量很少,做出来的玉器只有具有统领继承权的氏族掌权者才有,而且继承人们的玉佩都是这种做工形式——族徽,加姓名的雕刻。

这玉拿出来,就是显眼的。

普通人得不到这种玉,更不敢有,玉不配位,也有可能有犯上之意,面临的审判也会很严重。

玉既然是真的,名字也没有假,长相特征也符合,这便是铁板钉钉的事情。

原来文文他爹说自己是王子是真的,小蛮更没有想到自己拒绝知道的事情,就这么突然地知道了。

但这些信息好像不够,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再去打听,就清楚了,这附近找个移民过来的东源人,随便问问当今圣上女婿的来历,几乎个个都能说出一堆故事来。

“这统领之位本该是他家的,当时的统领身体安康,这哈珀家又是西延出来名的海上民族,现在西延的数一数二的商船、客船可都是出自这个氏族。当时好似有一桩生意还是友好交流,全家需要出海一趟。”

“本来最多不过半年的行程,可半年他们都没有任何消息。而那个时候的统领也不知为何,突然暴毙,上个家族两任到期,迎接下任。哈珀族的首领却迟迟没有归来,族内为了这替补继承人,也起了纷争,斗得你死我伤,最后好不容易出来一个,因为没有当作继承人培养过,自然没有通过统领测试,这统领之位便顺延至下一位氏族。”

“几年后这这鎏金哈珀终于到了西延,可家族首领之位早就被当年挣得统领却被刷下的他的远亲夺取了。他的至亲在航海时都已去世,而整个氏族也把几年前家族为夺位死伤无数、以及种种怨恨都发泄在了他的身上,他便落得一个有家不能回,处处不受待见的下场。”

“不过事情也是有转机的,毕竟是他成全了当今的统领,统领当初只是为了打发他,给了他一个职位,他因为接受过继任统领的课程,也有能力,统领交代的任何事情都能处理的井井有条,职位也从低级的十等,飞跃到后来的二等,为西延人民做过很多实事。”

“人民歌颂他,可氏族还是不接纳他,但至少不会再明面对他欺侮打压了。而这个时候,他也被公主看上,统领主动提亲,他就接受了。”

这边的东源邻居说完这些,又说这鎏金哈珀不容易,最开始回来的时候谁都不待见他,被族里羞辱还被喂过狗屎,好在他争气,而且这一路过来也十分艰辛,其中好几次都被奸人陷害,好在他都小心谨慎,奸人最终都没抓到把柄。

一路过来,为百姓们做的事情大家都看在眼里,人气也高涨,官路也开阔了,真的是屈指一数的人才,而且他还为在西延居住的东源人改善了很多政策,这一片大地,不管是东源还是西延的百姓,都对他赞不绝口。

“公主和统领怎样?”

小蛮问道,提到这个,这人皱了皱眉头。

“统领三儿一女,女儿最小,哥哥疼父母爱,真的就是要星星有星星,要月亮有月亮,不然也不会答应让一无所有的哈珀鎏金成为自己的女婿。虽说公主骄纵跋扈,但在自己的丈夫面前体贴入微,不过她嫉妒心很强,府上的婢女不容许年轻貌美的,年龄几乎都在三十五往上。”

“鎏金哈珀长的那是一表人才,为人也谦逊知礼,加上家中变故,他总是一副忧郁惹人怜的神情,其实他在升官的那两年,有不少官人子女看上了他。开始大家都不容许女人跟他接近,可他有本事,升官之后,那些官家对自己女儿的投怀送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谁知,这时候公主看上他了。”

“据说公主在跟他成亲之后,很快就让统领给那些曾经对鎏金主动过的小姐都指了婚。”

“统领一直就看不上鎏金,给他升职是制度使然,而且自己的地位也是哈珀家没落所致,所以也没有从中作梗。哪知后来自己的女儿看上,他容不得女儿有一点难过的,是个乞丐估计都会答应。”

“鎏金能力出众是大家有目共睹,不过现在统领对他的态度有所缓和,也开始器重他了。不过朝廷现在的风声不太好,也不知道以后会是怎样。”

这人议论着,小蛮大概了解了一个情况,感激地给了他一个钱币之后,就回到了饭店里。

这个时候菜都已经上齐了。

悠悠此时已经把玉佩摆在了桌子上面,不知道放了多久,而周围已经有人朝玉佩看了。

小蛮坐过去,立即将玉佩拿在了手里,在微微的施法之后,将玉佩勉强的联合在了一起,抓在了手心,本来想给悠悠的,但是小蛮怕她再拿出来,所以并放在了文文手中。

“这物品,还是保管好吧。”

“我才不要这东西。”

文文手一挥,将玉佩丢在了地上,“啪”地一声脆响,这玉佩又恢复了原样,悠悠一脸惊恐,文文又觉得有些失礼,他抱歉地看了一眼小蛮,小声叫了一句小蛮姐姐对不起,就冲出去了。

小蛮在愣神的时候,古尘早已将玉佩捡了起来。

好像看出了小蛮对它的隐晦,古尘捡起之后直接揣进了自己的兜里。他安抚小蛮坐下,想去看文文,而小蛮则拦住了他。

“我去看他。”

小蛮在不远的街角找到了文文。

他正背着墙面捶打着墙轻声哭泣。

听到脚步声,他收了自己的啜泣声,抬起袖子应该是在抹泪,小蛮步步靠近,他最终听出了她的声音,转过身的时候,虽然红着眼眶,但脸上扯出了笑容。

“对不起,小蛮姐姐,我刚才失礼了。”

“没事。”

小蛮回答道,并来到了他的身边,靠着后面的砖墙,消化着自己听到的关于他父亲的故事。

之前她对这个男人也恨之入骨,但如今得知了故事的复杂程度,她依旧恨这个男人,只是恨里还带了好奇与同情。

“我今天去修玉佩,得到了一个消息,关于你父亲的。”

“我对他不感兴趣。”

文文置气地说道,但他的眼神却欺骗了他,小蛮感觉他其实还是想知道的,期待着自己不顾他的口是心非而说出来。

这一刻小蛮也在犹豫,可为了解释那枚玉佩,她必须说些什么,如果说那个男人已经死了,可他作为当今驸马,在西延的画像肯定有的,很快他们一家就会认出他来,这种欺骗不能长久。

而她现在自身一堆事情,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找那个在权力和利益中心的男人算账。

“我知道你不感兴趣,但这关系到你们的安危。你父亲的身份不一般,他以前也没有撒谎,但有些人是不会允许他的子嗣在这片大地上存在,你的那个玉佩便是他身份的象征,肯定也会暴露你们。”

小蛮说着便让文文掏出手来,文文听话地把手抬了起来,只见他的小拇指和悠悠的一样,一处骨结有凸起。

“你们的紫瞳,小拇指的凸起,玉佩,肯定会暴露你们的身份,到时候惹杀生之祸就不好。”

小蛮说道这里,文文不敢置信地苦笑。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