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穿成满级绿茶的傀儡 我吃水煮鱼

第64章 与子同袍(二) 无需你施……

小说:

穿成满级绿茶的傀儡

作者:

我吃水煮鱼

分类:

现代言情

变故发生在须臾之间,陆时微只觉喉头哽咽,连一点挽留的声响都发不出来。

捏在掌心的镜身寒凉彻骨,一如她此刻灰败的心境。

纪轻舟最后的话里提及,他是以一己之身封印鬼镜。

也就是说,作恶的鬼魂入镜,他死了。

为什么他可以?

上一回他说过会不自觉被她怀中的物件吸引,她还愣头愣脑摸出一堆零碎物件,甚至不曾细思过其间缘由,一心以为是他的错觉而已。

如今他活生生地消失在眼前,让她不得不面对未解之处。

碎镜本不完整,纪轻舟第一次出现时用的法器是一面极其相似的镜子,被江予淮强行掠走不久便无故不见。

他虽称不知,但她疑心他应当对镜子的来由是有些微了解的。

可他偏偏什么都没能来得及告诉她。

“小道士……”她翻来覆去地摩挲着掌心,心中的她在尖叫,在念念叨叨地祈求他不要做英雄离去。

然而她真正能说得出口的,只有悲哀的小声呼唤。

已然分不清是第几回有泪水涌上眼眶,酸胀得很。

沉思间,沈临熙端详了几眼她手里的镜子,凉凉道:“啧,原来本君的法器真的在你手里啊?你抢我的做什么?这道士送死的速度倒挺快。”

“啪——”迅捷的一巴掌伴着激进的风声扇在他的左脸,力度之大把他不离身的兜帽打掉了大半,露出了特意遮住的黑洞洞眼眶。

她出手速度极快,在他反应过来前就灵巧地闪避开,“你不许再提他。”

高高在上做了多日“鬼君大人”的沈临熙自是忍不了这口气,当即怒骂着抬手欲打:“你是不是疯了?想现在就死吗!”

“和我比速度,你大概会被打肿。是想再瞎一只眼还是断只胳膊?”她全然没将这句威胁放在心上,嘴上不饶人。

禽鸟一类善飞,故而动手的速度亦是个中翘楚,即使沈临熙想了结她的性命,一时半会也未必能捉住她的身。

“你的东西?”见他讪讪停手,她睨他一眼,冷冷道:“这镜子虽有鬼气环绕,但观其形制气息,并不是秽物。你这么恶心的人,不配说它是你的。”

“哼,说得信誓旦旦,你都不会用它,给你也无妨。”沈临熙被她堵得哑然,抱臂旁观。

言谈间,她在脑中反复地推导线索,最终只能指向,纪轻舟就是她一直在找寻的遗失碎镜。

他根本不是人,而是镜子碎片的转生,所以才能安然无恙来到鬼国。

镜子上再没有失了瞳仁的眼睛,四周分明是空荡又寂静的牢狱,她却觉得应是哀嚎遍地的。

是纪轻舟把缠绕着她的鬼魂都带入了镜子里。

“他一定是察觉了什么,这镜子恐怕大有门道。”小明提示,可惜它怎么都看不出来镜子是什么来头。

她不死心,“那还能解开封印,让他重见天日吗?”

小明冷静道:“少钻牛角尖,他是自愿献祭。”

丁点儿希望都被扑灭,陆时微蹲下身,细细地抚过地上的拂尘,这柄法器跟着纪轻舟受了不少的罪。在几次打斗里或是被烧断,或是几近扯断裂开,总之情状惨不忍睹。

但小道士常自得地说,拂尘师傅选好送他的法器,不能轻易换之。

所以他每次都是想方设法地修补,期间顺手救人几回,伴他一路至此。

也不知那和善的老头在人界是否能撑住。

越多往事翻滚在心间,她越是悔恨,“沈临熙,我最后悔的事,就是有那么多次和你交手的机会,可我每一次都不够强,总是差一点才能杀你。”

“神君何必自谦。我本来也只是不想放他回去报信罢了,开个玩笑吓吓他,谁知他这么刚烈,直接把这里的鬼都带走了。”他摊摊手,状似无奈道:

“我也很吃亏啊,还是谈谈合作吧?”

“合作?”她怒极反笑,“你不就是想要神眼吗?其实我已经找到它了。”

“在哪儿?”喜从天降,沈临熙急急上前两步,火热的视线几乎要把她看穿。

她说的不是谎话。

那日入水寻觅苏婆婆的尸骨时,她发觉婆婆的胸前泛着莹莹的光,她尚且看不清是是什么,凭着本能驱使下小心触摸时只觉润泽,没有丝毫的冰寒。

于是她妥帖地藏了起来。

再寻机细看时,她依稀辨认出这是一对玉石,在她怀中捂了些时间,慢慢地褪去表皮,显露出里面乌黑的眼瞳。

也许苏婆婆便是神眼给自己找的安身之所,安放于至善至慈的灵魂中。

沈临熙好整以暇地摊开手,要她递交,“给我,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生路?”她确实贪生日久,但她轻蔑地哼笑一声,“无需你施舍,今日我活不成,你也会死。如此一来,我也算是功德圆满。”

“你别胡来!都已经苟且偷生到现在了,你和他硬拼什么?徐徐图之,回去看看这面镜子啊,别辜负小道士的牺牲!”小明听她视死如归的狠话,吓得是心惊肉跳,连声道:

“你是不是以为杀了他就功德攒足能重归神身?我不能保证!我骗了你!神明的生死非我所能知,你要是魂飞魄散了,我死一百次都不够!”

情急关头,还能听到小明离谱又夸张的掉链子发言,陆时微险些气得厥过去。

“修鬼道者,最不愿听你们说什么功德!冠冕堂皇!”

挑衅之下,沈临熙当即施法,瞬时密布团团黑气倾轧而来,另有凄厉的嚎叫划过耳畔。

“听闻神的一双眼,就能抵千年苦修。也不知救过江予淮一回,这眼睛还好不好使了。”

陆时微站在原地,全身都燃起熊熊烈焰,无风而起,将火焰舔舐得更为蓬勃,赤红的光芒在晦暗中尤为夺目。

这双眼睛,祝向榆亲手剜下,以诅咒的形式替江予淮绞杀恶鬼,也是因此而没有一点修为傍身,转世成了弱鸡陆时微。

今时今日,她要再用一回这双眼。

她拂过镜面,两颗圆滚滚的玉石悬在上空,咕噜噜地旋转着。

遍布的黑影里,忽然幽幽地立起无数雪白的身影,大大小小,非人非鬼。

全都是傀儡纸人。

她从赤红的光中走出,如一朵盛开的火红莲花,满意道:“这么喜欢与鬼为伍?那些镜中冤魂,我全部做成了傀儡,我要让他们把你啃食殆尽,除却身体,连灵魂都一起吃完。”

沈临熙的面孔瞬间惨白,他嘴硬道:“你哪能支撑这么久?你的灵力根本不够!你死了都不会足够,休想!”

“此等好戏,当然还有我参与啊,鬼君大人。”

伴着话声,更多白色幽灵般的影子丛丛树起,一一面向沈临熙站立着,脸上的表情或惊或怒,亦有悲怆流泪者。

江予淮姗姗来迟,明明听到了极度骇人的话语,他脸上仍是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不动如山。

“时微,我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明:没想到吧哥不仅能助攻,其实还爱画大饼。

【畅读更新加载慢,章节不完整,请退出畅读后阅读!】

为您提供 我吃水煮鱼 的《穿成满级绿茶的傀儡》最快更新

第64章 与子同袍(二) 无需你施…… 免费阅读 [www.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