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招猫逗狗竟封侯 甄新

20. 第 20 章 一言为定。……

小说:

招猫逗狗竟封侯

作者:

甄新

分类:

穿越架空

《招猫逗狗竟封侯》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动手?

甄青鸾心头巨震。

它果然是知道这些人要杀了它的!

短短时日,甄青鸾见过溺爱宠物胜过人命的小姐公子,也见过视耕牛性命如草芥的官吏。

此时此刻,只觉得浑身发寒。

赤焰是赛马,更是沛然所说的皇家御赐大将军。

莫说是放在马群之中,就是放在人群里,它已经获得了许多人穷尽此生也得不到的荣誉。

仍是逃不过被人杀死的命运。

她指尖变得冰凉,不得不搓揉起手指,找回温度。

甄青鸾直言病症:

“你没有压痛反应,浑身不烫不肿,四肢可以完全伸展,无感染无创口,也不是骨折、关节病,更没有炎症和韧带损伤,可能只是轻微的神经系统疾病。”

赤焰一双漆黑的眼睛,浑圆水润。

似乎觉得甄青鸾无比奇怪。

它稍稍侧头,像是找了个舒服的躺法,又像是寂寥零落的看向别处。

“呼呼……”

【你说的我听不懂……】

“咈……”

【但京城来的马医说,我是惊蹄入髓,无药可医。你安慰我也罢,你诓骗我也罢,我都是死路一条了,只是……】

赤焰澄澈眼睛,盯着一旁焦急得不敢出声的沛然,轻轻呼出一口气。

【沛然这个小姑娘,一定会觉得是自己牵我出去才害我这样,感到自责吧。】

小姑娘?

甄青鸾讶异的看向沛然。

一身男装,肤白年幼、眼神澄澈,原来是女孩子啊?

等在旁边的沛然,见甄青鸾与赤焰一同看她,不由得出了声。

“怎么了?你瞧出赤焰什么病了吗?”

声音低沉沙哑,少年人变声期的雌雄莫辨,顿时在甄青鸾的听觉里清晰起来。

确实是女孩子特有的年幼沙哑。

“赤焰现在不肯进食,导致身体虚弱、精神萎顿,暂时看不出是什么原因导致它无法站立,但应该不严重……”

严重的话,也没闲心和她聊天说话了。

甄青鸾想到此处,露出无奈笑意。

这世道女子诸多不便,更何况是沛然这般能养得起大型鹦鹉的富家千金。

恐怕也是为了便利,她才扮作男子模样,才能安安稳稳,行走在男人众多的马场。

一旦发现沛然是女孩子,甄青鸾就觉得她的言行举止,娇俏可爱。

又过于胆大妄为。

也许,只有她这般无往不利的权势,能够养出一身娇憨的滟晴方,与主人相差无几的爽快直白。

这马,甄青鸾必然要救。

四肢健全、思维正常,只是情绪低落了一些的赛马。

怎么能让那些家伙说杀就杀了?

甄青鸾暖足了手指,郑重的抚摸赤焰的脖颈。

“我不是来处死你的,也不是给你下死亡诊断的。”

她眼眸清亮,声音笃定。

“我要救你。”

“咈……”

【我再也站不起来,救不了了。】

甄青鸾不管。

“我一定可以救你。”

那边马倌听了她说的要救,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你一女子,懂什么医术,竟敢信口雌黄。”

“京城来的马医,都束手无策,没能让马起死回生。你还能反了京城的人不成?”

“无知村妇,你可知这是什么马儿?”

甄青鸾懒得与他们多说一句。

走出马厮,直接说道:“沛然,我要见这里能够做主的人。”

不是那些烦躁不堪的马倌,更不是门外挡道的将士。

她要见真正可以决定赤焰生死的家伙。

沛然果然靠谱。

她能带着甄青鸾,长驱直入马厮,同样能带着甄青鸾,到达鸿关马场议事堂。

然而,这达官贵人聚集的议事堂,竟是临时扎起的简朴营帐。

甄青鸾刚进去,就见荆将军与众将领,一身铠甲,身带佩剑,似乎刚刚结束了激烈的争吵。

没有跟着她们进入马厮的翁断,坐在堂下一侧,也是愁眉苦脸。

“做什么?”

齐华宣怒目一瞪,仿佛生来就是一张恶人脸。

沛然也不怕他,扬声回答道:

“神医已经诊断了,赤焰能好起来,不许杀它!”

视线聚集在神医甄青鸾身上。

她一向不担神医虚名,这时为了赤焰,她担了。

“赤焰四肢健全,并无骨折、外创,应该只是轻微内伤和神经阻断型疾病,远远不到杀死的地步。”

甄青鸾不管他们听不听得懂,径自将判断说了。

眼神更是笃定:“更何况,只要它还有一口气在,就不应该贸然决定它的死活。”

“贸然决定?”

齐华宣怒目而视:“你可知赤焰是什么马?!”

甄青鸾说:“我不知。”

“但我知,它是御赐的骁勇大将军,在我眼中,它的性命就比你们任何人都要重要。”

齐华宣立刻气急,直接禀告:

“荆将军,此人根本不懂赤焰代表什么,更不懂世间大事!”

又有一名军士呵斥道:“妇人之仁,不杀此马,会死很多百姓!”

甄青鸾不明白了。

这些身穿铠甲的将领,不仅擅自决定一匹马的死活,还要以它的生死论大事,来说百姓生死。

“凭什么赤焰活着,就会死很多百姓。”

甄青鸾不明白他们的话。

“它只是一匹马,它没有传染病,更不会害人!”

帐篷寂静,将士表情咬牙切齿。

似乎都不敢泄露天机,只纷纷看向堂上年轻的将军。

荆不为一身轻甲,气质沉稳,似乎无心参与这场争辩。

等了许久,他视线终于从桌上地图,抬眼直视甄青鸾。

带着一种深埋灵魂难以抹去的熟悉感。

荆不为声音低沉,耐心解释道:

“北肆国南下,派来了一队使团,要与我们赛马。赤焰是汗血宝马的后代,曾赢过北肆名驹,所以这次使团首领,点名要让赤焰比赛。”

“现在赤焰无法起身,赛马必输无疑。”

“若是输了,北肆定然张狂无比,要边塞城池。我们拼死,也会与他们一战。”

荆将军声音平静,似乎所说的不是关系边塞城池数万人的生死之战,而是沙盘之上推演谋算。

“若是处死赤焰,说赤焰患有恶疾已然去世,只能另派别的赛马,还有回转的余地。”

甄青鸾直视这位将军。

“我不管你们的输赢,我就问一句:杀不杀赤焰,是你做主?”

荆将军不回答,只是吩咐一旁兵卒。

“去将马医们都叫来,让这位神医,听一听他们的诊断。”

很快,营帐里来了五位医者,皆是白袍长须,身染药香。

见了诸位将军,行了礼,开口尽是一腔官话。

“赤焰患了惊蹄之症,伤及五脏六腑,无药可救。”

“此病四肢无力,内染心火,已经将赤焰烧得无法进食。”

“赤焰命不久矣,望将军给它一个痛快!”

斩钉截铁。

“马还好端端的喘气,你就敢说命不久矣。”

沛然凶神恶煞,很不乐意:“等我小叔来了,要你们的全家性命!”

一旁齐华宣也是血性刚强,沛然不是冲他,他也立刻怒目回道:

“莫说是要赤焰和马医全家性命,就是要我全家性命,能救万千无辜百姓远离战火,那我立刻自裁于堂前,何须要你一个小子狂言!”

堂中局势顿时僵持不下。

沛然再不甘心,也被震得没法开口。

甄青鸾默默叹息。

白宝宁要郎中性命,沛然要马医全家性命。

这齐华宣又要为了杀马,现场自裁。

怎么这个时代的爱宠人士,都这么狂躁嗜血,容不得一点点回转,将事情搅得何等复杂。

终于是甄青鸾打破平静。

“荆将军,要是你不能做主,就不用浪费时间,找些马医来说服我。我只和能做主的人说。”

荆将军闻言,皱了眉头。

似乎他确实想用马医的诊断,劝退甄青鸾,没想到她愈发固执。

然而,沛然眼神明亮。

“他不能做主,我小叔可以!翁断——”

翁断又是一脸痛苦不堪,恨不得自己不在此处。

可惜他被唤了姓名,躲藏不得。

沛然才不管他的痛苦,径自说道:

“去叫我小叔来,就说有救赤焰的办法,他一定不会杀赤焰。”

“祖宗……”

哀求的话还没说完,营帐的门帘便被侍从掀开了。

入帐是两位男子。

为首一人,剑眉入鬓,目如点漆,薄唇深邃凌厉。身着黑底金丝描银外衫,束有玉冠,腰间佩玉,步伐却沉稳得不乱一丝声响。

一眼看去风貌神俊,气度不凡。

身旁那位身着锦袍,头簪薄金的男子,偏偏只能走在他身后半步。

“明先生。”众人皆是抬手致礼。

这两人一入营帐,却像是带了百人佩刀,止住了争端。

“小叔!”

沛然几乎蹦跳过去,一双眼眸璀璨光华。

“我请来的神医说,她能治赤焰。赤焰不能杀!”

连一旁烛台上的阿滟,都抖着羽毛大叫:

“不能杀、不能杀!”

明先生黑眸扫过沛然,声音静如薄冰。

“前晚的事情,我还没罚你。”

沛然一脸局促,转头去看金簪锦袍的男子白景。

“要罚你就罚我一个,是我任性吵闹,非要白太傅让我去‘春和景明’。”

“但是,赤焰是鸿关马场的马状元,拿过玉靶赛冠首,赢过北肆的铁蹄,是圣上御赐的骁勇大将军!”

“哪有战前斩大将的道理?”

她将一匹马与将军们相提并论,一旁武夫们立刻表忠心了。

“若是有利于战,斩了我也绝无怨言。”

“随时愿为圣上肝脑涂地,莫说杀了它骁勇大将军,就是杀了我忠义大将军,我也不会多喊一声。”

血性震得沛然无话可说。

倒显得她为了一匹马,小瞧了军士们的忠诚。

明先生却盯着甄青鸾。

“我听闻,你治好过知明洲的猫,还抓了知明洲的投毒的妇人?”

“我也听闻,你送回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