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第6章 请不要 气氛忽然紧绷起来。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姜渺不希望他上楼。

可想到姜白媛一早就起来准备迎接客人,她又不忍心让妈妈失望,“……嗯。”

眼看戴应时都去了,校长两人也不得不跟上,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喝杯茶水,客套几句体恤的话。

戴应时并没有表明身份,只当是跟领导一起来的跟班,趁他们慰问时,近乎朝圣般仔细地参观这间屋子。

这是姜渺生活过的地方。

她不喜欢提起自己年少时的经历,偶尔说到也是只言片语。从前他都只能在脑海中构想出模糊的轮廓,未曾想过,有天还能亲自来看一看。

纵然家境贫寒,连像样的家具都没几件,但所有东西都被母女俩整理得干净有序。窗台上的绿萝生机盎然,旁边放着一只熟悉的石膏摆件。

戴应时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是一只圆头圆脑的橘猫,笑眯眯的表情,造型憨态可掬,黑色项圈上有只小蝴蝶结。

姜渺有个专门保存母亲遗物的箱子,他曾在其中见过这只小小的石膏雕塑。

熟悉的物件再次出现,牵动记忆的脉络。他心头滚烫,觉得恍如隔世。

回过神才又发现,原来已是隔世。

“是套圈的地摊老板送给我们的。”

他盯着小橘猫看了好一会儿,被姜渺注意到,主动开口介绍道,“是之前搬家的时候,路过夜市,正好赶上他收摊。”

她不擅长招呼客人,连同她的母亲都是内向的性格。

但今天来的客人太重要,对姜白媛而言,堪称从天而降的救星。再不擅长,也要打起精神来招待。

她故作镇定,表情却因此而更加紧绷,微微抿着嘴唇。不懂得如何讨好,只期待着不要惹人讨厌。

曾经缱绻依恋的时光都已灰飞烟灭,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此时他的爱人还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用一双清澈纯粹的眼睛看着他,忐忑而青涩。

戴应时将一腔秘而不宣的爱意压到心底,笑着点头,“很可爱。”

纵然他把资助行为全部按在了学校头上,校方也拉出“助学基金计划”的名义来解释,姜白媛还是察觉出不对。

下楼坐车时,她拉着女儿小声地询问,“他真是学校的老师?看着不像。”

有的人哪怕再低调,还是一眼就看得出和普通人的差别,教养和气场都是刻在骨子里的。

她送女儿去读书的学校不是什么重点高中,师资力量一般,怎么能招聘这样的人物。

姜渺想他大概是要深藏功与名,就顺着大家的意思一起含糊道,“嗯……反正是来帮我们的。”

所有检查项目都在学校老师的陪同下进行。

姜白媛被转进了一家私人疗养院的高级病房。在南江市郊区,她听都没听说过的地界上。

疗养院里环境优美又开阔,庭院如花园,每天有专人精心打理。人工湖上有天鹅悠闲地游弋,黑色羽毛浮在波光粼粼的水面。

姜渺亲眼看着她在优渥的环境里安顿下来,心情却比来时更沉重。

精密的全身检查并没有带来更乐观的结果。她的病情已经发展到了中晚期,医生给出的生存预期只有半年时间。具体能撑多久,只有看病人本身的求生意志。

半年……

即便已经想过会有这样的结果,亲耳听到时,姜渺依旧头脑空白了好一阵。

为了不影响病人的情绪,这消息暂时隐瞒了姜白媛。但没有隐瞒她。

她们没有其他亲属。在这座城市,乃至这个世界上,她是姜白媛唯一能够的亲人。

走廊里,医生和老师将她围在中间谈话,似乎都在等她表态。

姜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既定的事实面前,任何祈祷和恳求都显得苍白无力。

“请您救救她。她还很年轻……她很坚强的。”

病根很久之前就已经种下,深埋在积年累月的辛苦中逐渐酿成恶果。到如今才出手干涉,即便用上最前沿的医学手段,也只是让她和母亲再多陪伴一段时日。

戴应时已经料到这结果,可亲眼看着她经历这一切,心底依旧泛起无法忽视的钝痛。

“你也很坚强。”他克制着拥抱的分寸,一只手轻轻落在姜渺的肩膀上。

她瘦得过分。即便隔着两层外套,没敢用力去握,掌心里传来骨架的触感还是十分突出。

姜渺摇了摇头,用力擦一下眼睛,推开病房门去里面陪母亲说话。

忙了一整天,她们母女两人需要独处说话的时间。

戴应时没有进去,跟医生交待了几句,走到外廊去抽了一支烟。

他得尽快戒烟,但回来之后昼夜连轴转地忙了几天,暂时还得靠这个,否则精神也撑不住。

他很清楚这一年的末尾将会发生什么。

姜白媛的病情迅速恶化,不负责任的丈夫在她性命垂危时回到家,却只想着最后再搜刮一笔。担心他会拿姜渺去抵债,她只好狠下心把女儿赶出了家门。

母女两人没能见到最后一面。

临终时,她被丈夫遗弃在破旧的出租屋里,身上还带着不堪言的伤痕。

姜渺用全部的积蓄给她料理了后事,带着母亲的骨灰离开这座城市,余生再也没回过南江一次。

这是姜渺记忆中永远不愿触碰的冬天。

“你要的人给你找着了,确实是在我这儿躲债。”黄昏时分,他接到好友的电话。

“你这两天回国了是吧,怎么不声不响的。莫名其妙找这么个人干什么?折腾什么事儿呢?”

一连串的追问。戴应时直接跳过了寒暄的步骤,确认道,“人在明华?”

“是啊,小黑屋里缩着呢。”许灵均懒洋洋道,“怎么处理?绑好了给你送过去还是?”

“不用。”正相反。戴应时说,“我希望他后半生都无法踏进南江一步。”

“这简单,腿给他打断不就行了。一条腿还是两条腿啊?”

“你看着办。”

戴应时道,“三条腿都打断也可以。”

连续经历了丧偶和匪夷所思的重生,很难要求他的精神状态有多稳定。

许灵均不厚道地笑起来,“还是你心黑啊,那就这么办。”

“谢了。”

“别,谢不了一点。你别再拖我歌就算是有诚意了。”

他显然对这件事产生了兴趣,还想探究一二,却被突发状况拦住,“诶……我儿子好像醒了。我喂奶去了啊,下回见面展开聊聊。”

“好。”挂了电话,戴应时熄灭烟,回车上换了件外衣,又一丝不苟地洗了手,才回到病房去。

病房是一居室的套间。厚实的地毯吸收了他的脚步声,绕过玄关和客厅,里间的母女两人都未察觉,还在轻声说话。

医疗设备环绕的床头,姜白媛叹息自己第一次住院,什么都没准备,还要跟餐馆老板辞职。担心住久了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