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18. 请不要 思春。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所有生命都注定要消失,而爱能证明曾经存在过,赋予彼此永恒的意义。

姜渺顺着他的话想,如果她愿意,这个世界上就能多出一只在爱意中度过生命的小狗,因为她知道自己一定会爱它。

同样,她生命中有很长一段时光,也会因为小狗的陪伴,被爱意填满。

光是想象一下那样的场景,就已经感到幸福。

戴应时应该是个积极乐观的人,或许还是个理想主义者。这和她自己想事情的思路完全不同,悲伤所占据的分量明显减弱了,取而代之的都是对爱的向往。

姜渺叹气,“你好会说话。”

“……”

戴应时像被戳中了穴位,笑不可仰,靠在钢琴上扶额,“你好会夸人。”

“唉。”她对自己贫瘠的赞美能力也很惭愧。

“我从没遇到像你一样的人……我见到的大人总是喜欢抱怨,消极,或者得过且过,活得都不开心,学校里的男孩子又都很幼稚。”

她不知不觉吐槽起来,“除了学习的课程不同,他们的心智好像从小学到高中都没什么变化,看起来傻乎乎的……你笑什么?我说真的。”

戴应时捧着脸看她,“很神奇,听你说话心情就会变好。”

“……”

“嗯,我也这么认为。同龄的女孩是会比男孩更早熟。”

他把私心掩藏起来,一本正经地说,“和那些傻小子聊不来也很正常,因为你比他们都优秀得多。”

姜渺已经被夸麻了,自动认领“优秀”的评价,又好奇地问,“你上高中的时候,是什么样?”

“也是很青涩的时期。”他露出怀念的表情。

“高中和大学我很痴迷摇滚乐,一门心思地组乐队。乐队成员总是来来去去的不固定,所以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忙着游说他们留下一起做音乐,排练舞台,找各种比赛和音乐节去出风头。”

“有很多人看吗?”

“对。”

戴应时笑道,“毕竟台下女孩们的喝彩,是我用来游说他们加入乐队的强力理由之一。对了,排练和演出时留了很多黑历史的照片,下次回LA找给你看。”

“嗯……”她听得有点入迷。那些五光十色的校园生活,比她这早出晚归的刷题上课有趣多了,“你们是不是上学晚,放学又很早?”

“早上九点到下午四点。”戴应时好像在故意馋她,“自由时间很多,演出前乐队排练能请一整天的假。”

“有些老师还会接受无理由请假,哪怕请假理由只有一句‘心情不好’,也允许学生不去上课。”

姜渺:“啊……”

是谁偷走了我的校园生活。

她羡慕的表情都写在脸上,戴应时看了又看,觉得很可爱,“你想去我的母校念书吗?我可以帮你转学。”

要说一点不动心是不可能的。但她很现实地摇头,“我不想跟妈妈分开。”

“而且我都已经高三了,只差明年最后一考,要是不狠狠考一个好成绩出来,给这么多年的辛苦一个交代,不是太亏了么?”

戴应时又被逗笑,模仿她的语气说,“嗯,那就狠狠地考一个。”

夜色已深。姜渺自己也没想到居然能跟他闲聊这么久,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住进来这阵子她说过的话加在一起,都没有这个晚上的多。

“你好像从没穿过我挑给你的衣服。”戴应时突然问,“是不喜欢吗?”

“不是……我没怎么注意。”她含糊道。“衣柜里的衣服是你挑的?”

“嗯。是你来的那天,临时买的。”

他说,“确实准备得有点仓促。如果没有中意的,再重新买一遍吧?再过几天就要下雪了,天气这么冷,衣服不够穿可不行。”

姜渺连连摆手:“不用不用,够穿的。”

她物欲很低,就算想要爱慕虚荣也没有足够的条件支持,一直都不太花心思打扮。装满新衣的衣橱只打开看了一次,就没再动过。

被他这么提起来,姜渺回房间后,才又去衣帽间转了一趟。大到羽绒外套,小到袜子围巾,冬季需要的衣物里里外外都备齐了。

哪个小女孩能拒绝换装游戏呢。

还好她已经住习惯了这里,像猫咪在自己的领域里才能放松玩耍,她饶有兴致地脱掉睡衣,拿出几件试穿,在全身镜前花枝招展地摆动作,然后把自己逗笑。

换过的衣服堆成小山,散落在地板上。她不拘小节地倒下去,像躺在开满野花五彩斑斓的草地上放空。

玩累了,她随手拉开一只抽屉,难得的松弛感被里面收纳整齐的内衣裤吓得烟消云散。

这也是……也是戴应时挑的?

她鬼使神差地拿出来看。内衣的尺码合适,因为小范围内是可调节的,她胖点瘦点都没关系,带着淡淡的洗涤剂花香味,已经洗干净了。随时都可以穿。

应该是阿姨们准备的。她想,只有女性才能考虑得如此贴心。

正琢磨着,房门又被敲响,她披上睡袍起身去敲门。是戴应时带着加湿器过来,“到杂物间转了一圈,没想到还有台闲置的。拿来给你先将就用一晚。”

姜渺接过来抱着,一只手拿不稳,“好大。”

“会用吗?”他还想说什么,余光里瞥到她睡衣只系了一颗扣子,声音堪堪止住。

那一颗扣子匆忙间还错了排,松垮的空隙里露出一片瓷白细腻的皮肤。

再往下看,她光着小腿,似乎睡袍下什么都没穿。

戴应时收回目光,往后退了一步,“应该放了很久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正常工作。有问题随时告诉我。”

“喔,好。”她一无所知地道了谢,抱着加湿器回房间接水通电,研究一番弄好了拍张照,下意识地想发给戴应时。

再一想,他说不定又会夸句“好聪明”然后转账过来,便及时取消,只发了句晚安。

这样戴应时也能知道她没遇到什么麻烦。

她关了灯,把藏在枕头底下的菩提手串扯进被窝里,睡前再盘一会儿珠子。

听着加湿器在床尾喷出细细的雾气,她想,戴应时也很体贴。体贴得很罕见。

有记忆以来,从没有哪位继父对她和妈妈这么体贴好过,所以她才会以为,体贴是仅仅女性才会拥有的品质。

如果她有一位父亲或是哥哥,是像戴应时这样的人,或许她整个人的性格都会和现在不同吧。

隔天早晨,她第一次穿了衣帽间里的新衣。是件浆果红的羊绒连帽斗篷,帽子上有圈洁白的绒毛。一点都不臃肿,却比她的旧棉服暖和很多。

靳阿姨第一个称赞她,“早呀,渺渺,今天像只圣诞小精灵呦。”

“阿姨早。”她问,“戴应时起床了吗?”

“还没呢。”

靳阿姨立刻明白了,笑呵呵地去找手机,“等等来,阿姨帮你拍张照片给他看看。”

“啊,不用了。”她心思被看破,欲盖弥彰地拿起餐桌上的热牛奶和三明治往外跑,“我快迟到了……那我先出门了!阿姨晚上见!”

对现在的生活而言,她便利店的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