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第2章 请不要 有钱人积德的小把戏。……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深夜的便利店客人寥寥。

姜渺在收银台后安静地写英语试卷。

店门被推开时她正在写作文,条件反射道,“欢迎光……”

“呦,上班呢。”云灯推门进来,摆摆手随口打断,轻车熟路地去货架上拿了两条巧克力。

姜渺停笔抬头,冲她笑了一下,扫码结账,“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吃。”

“谁大晚上吃这么多糖啊,胖死。”

不管她要不要,云灯径自把巧克力推给她,剥开另一条几口嚼完,坐到旁边的小吧台上玩手机,“今天又两点下班?”

“……嗯。”姜渺只好把巧克力放进书包里。

“待会儿一起回去。”云灯说,“反正我也要熬夜打游戏。”

她点点头说好。

立冬刚过,夜里温度猛跌。

便利店里开着空调,比家里暖和得多。如果不是想着回去陪妈妈,她都愿意在这里打个地铺过夜。

从便利店回家有一段距离。云灯时不时会过来找她吃个宵夜,一起闲聊,打游戏消磨时间,再一起回去睡觉。

独自走夜路总有些危险,跟朋友作伴就安心很多。

写完作文,姜渺收拾好书包,趴在柜台上看她打游戏,“今天我们班主任说,有位好心人想在我们学校资助一名学生,会承担他从高中到大学毕业的学费。”

云灯吹了声口哨,指尖在屏幕上娴熟地滑动,“哈,有钱人积德的小把戏。只有一个名额吗?”

“嗯。”姜渺说,“虽然我不是成绩最好的,但是老师说,前十名里我的家庭条件最差,也有可能会被选中,就让我也先填了个人情况表交上去。”

“你肯定会被选中啊。别说前十名,前一百名里也挑不出比你家条件更差的。”

云灯抽空抬头看她,微微挑眉,“怎么了?有人给你送钱还不高兴?”

“我是觉得……了解过我家里的情况之后,人家应该就不会愿意沾染这种麻烦了。”姜渺说。

这种好事怎么可能会落到她身上?她长这么大都没跟“幸运”两个字沾过边。

比起一直生活在失望里,得到些许希望后再失去,是更折磨人的事。

“你那个便宜爸还没回家?”云灯问。

“嗯。”面对现实,姜渺冷静又客观,“他应该不会回来了。”

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亲生父亲。现在的“便宜爸”是她名义上的继父,但并没有跟姜白媛领过证,只能算是长时间的同居对象。嗜赌,借了高利贷,年前出去躲债,到现在都没回来。

她的兼职酬劳和妈妈辛苦工作的收入加在一起,都不够还利息。催账的人每个月上门,她们都要像做贼一样躲到外面去,等人走了才敢回家。

这样下去,或许用不了多久,不等她上完高三,就又要搬到别的城市去生活。

但她好像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总是刚安定下来不久,就又要去下个地方。总是在流浪的路上。

手机震动,消息栏浮出来。姜渺回过神,点开一条私信,倍感意外地坐直了身体。

她在某音短视频上有个账号,“小姜在犯困”,只发过两条十几秒的作品。是晚上便利店值班打瞌睡时,她戴着耳机录的唱歌视频。

视频拍得有点糊,入镜了半张脸,收音效果也不好,只有几百个点赞。

她只是犯困时哼歌提神,录着玩的,没想到私信里会收到一条工作邀请。

“灯灯,”她紧张起来,“你快来看。”

私信她的账号运营着一家酒吧,主页几十个作品都是在酒吧里拍摄的,邀请她去面试驻唱歌手。

对方很爽快,连发了好几条私信说明情况。一个晚上基本工资三百块钱,酒水礼物提成另算。

如果考虑入职,就发照片,报身高体重和三围,符合要求可以去店里面试。

一个晚上三百块钱,对她来说是很高的工资了。比现在还高很多。

“正经酒吧招歌手怎么会让报三围?还酒水礼物另算。”

云灯看出她对工资心动了,抬手敲她脑袋,“这种东西,一看就是骗无知女生去当陪酒小姐的。别理。”

姜渺有些惊讶,“这么严重?”

“废话。”云灯说,“我告诉你姜渺,你要是敢去,被我知道了我们就绝交。”

她立刻回答,“那我肯定不会去的。”

只是退出视频账号后,心底还有些遗憾。

她是喜欢唱歌的,当然也喜欢那份丰厚的薪水。

果然,看到一点希望又失去,比什么都没发生过更令人难受。

凌晨两点下班,她们一起回家。

路灯昏暗的街道上,姜渺一直很沉默。

她平时话也不多,但单纯沉默和郁闷式沉默还是很好区分的。

云灯正在想怎么安慰,眼前闪过一道臃肿的人影,脚步被生生逼停,“……我靠。”

醉酒的男人面对面地堵住她们的去路,淫/笑着解开了裤子,兴奋地盯着她们的反应,“妹妹,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浑浊的酒臭扑面而来,姜渺不适地皱眉,却招来更放肆的打量。

“你妈的,别逼我吐这里。”云灯被恶心得一秒暴躁,“又老又丑又迷你,还好意思出来遛鸟?老逼登,滚啊!”

男人被她的恶言恶语激怒了,忽然逼近了两步,“你他妈再给老子说一遍?”

“别再往前了!”

姜渺一只手插/进书包里,另一只手握着手机,亮起的屏幕上110的电话已然接通。

“我报警了。”她大声说,“你还不快走吗?!”

“操!”看她真打通了电话,男人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小婊/子,别落我手里!”

“真晦气。”云灯还在恶心着,并没有被吓到。

这种男人,平时活得比谁都怂,只会喝醉了借着酒劲吓唬小女生找找快/感。

城中村里的住户鱼龙混杂,这样的事每个月都会发生几次。这个暴露狂她们甚至都不是第一次碰见。

柔弱可怜的女孩最容易被盯上。越是态度强硬,他反而不敢乱来,讨些口头便宜也就算了。

她朝姜渺藏在手包里的手上瞥了一眼。黑灯瞎火里闪过一道暗光,居然是把折叠刀,“我靠,你随身带这玩意上学啊!”

“……”

姜渺把折叠刀放回书包夹层里,拉好拉链小声说,“我害怕嘛。”

她没云灯那么胆大。但心里再怎么害怕,至少也要学会虚张声势,毕竟她总有落单的时候。

没敢再停留,她们一路跑回家,在楼梯上道别。

家里也是黑灯瞎火的,姜白媛已经睡下了。

姜渺没开灯,快速洗漱完,轻手轻脚地躺到自己床上。

她们的家只是个带隔断的小开间,勉强算是拥有客厅和卧室两个部分。厨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

她没有自己的房间,只是睡在客厅角落的单人床上。冬天快到了,姜白媛把她的床单换成了一张旧毛毯,躺下去柔软又暖和。

没有想象中那么冷。

隐约还能听见妈妈打呼噜的声音。姜渺闭上眼睛,心里很踏实。

她们是彼此唯一的亲人。相依为命。

这是她一天中难得的放松时刻。学校捐助和酒吧驻唱都可以先抛到脑后,她清空思绪,很快就睡着了。

无论明天会发生什么,至少她还能在家人身边入睡。足以安心。

**

天光初亮。

出门上学前,姜渺照常给窗台上的绿萝浇水。

绿萝是她从地摊上买的,连带塑料花盆一共六块钱,路过好几次才下定决心。抱回家之后精心照料,养得绿意盎然。

简陋的出租屋里没什么装饰,这点绿意能让整个家看起来更有生气。

书包里还有一条巧克力,今天的早饭也有了着落。她起床晚了十分钟,飞快地浇完水喊了一声,“妈妈!我去上学了。”

没有人回应。

早晨八点上班,平常这时候姜白媛都已经起床了。

今天家里分外安静。她换好鞋,总觉得不对劲,折返回来敲卧室的门,门没有锁,“妈妈?我……你怎么了?妈妈!”

姜白媛倒在地上脸色灰白,干瘦的身体佝偻着蜷成一团,意识模糊,呻/吟声痛苦而微弱。

救护车呼啸而来,惊醒了半条街的住户。

医生护士带着担架和急救箱,匆匆地进了二楼。

姜渺跟着上了救护车,惊慌失措中先给班主任打了电话请假,又告诉云灯今天无法上学的消息,接着就不知道该打给谁了。

她尝试拨打继父的电话和微信,跟往常一样联系不到,恐惧和焦灼在心底蔓延。

平时有哪里不舒服,姜白媛都是去小药房里自己买药吃,怕花销贵,也对医院有种莫名的恐惧,从没去做过正规的检查。

身体基础不好,又总是熬夜工作,隔三差五的生病,家里各种药和止疼片没断过。

她一直有种不详的预感,担心妈妈这样拖下去,积劳成疾,总有一天会拖出重症。

还没到医院姜白媛就醒了,怕救护车贵,半路非要下去,被护士和女儿一起劝说也不听。

上救护车之后做了临时检查,护士已经明说她情况很不乐观。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