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第1章 请不要 她消逝于一个寒冷的春天。……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春寒料峭。

早八高峰刚刚拉开序幕,网络上的议论声已然沸反盈天。

“重磅消息,女网红于今晨登山时意外坠亡!一场没有终点的旅途,‘小姜在路上’永久停更……”

“不要啊!!!小姜老婆呜呜呜……”

“早就说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哪有女人像她一样总去什么沙漠丛林里探险,就该老实待在家里好么”

“下周原本该是她的二十七岁生日,居然成了头七,唉……造化弄人,逝者安息吧。”

今日最火爆的话题确定无疑——

在某音视频上拥有千万粉丝的户外探险博主姜渺,在一次外出拍摄素材时,不慎跌落悬崖,确认身亡。

这位现象级的女网红成名之路堪称坎坷:

早年间身世凄凉,生父不知去处,十几岁时被负债累累的继父和母亲赶出家门,不得不辍学打工,数年后在旅行社当了名导游。

旅游团里有人偶然拍下她讲解景点时哼唱地方民谣的视频,上传到网络。清冷的眼神和绵甜的嗓音形成强烈的反差,她被一档国民度颇高的音乐选秀节目发掘。

靠着天籁嗓音,出色容貌和天生的观众缘,姜渺在短时间内吸引了不少注意。正要崭露头角时,却因为拒绝潜规则与节目组闹翻遭到封杀。

原本的旅行社也因舆论影响将她拒之门外。不得已,她才转向自媒体,做起了独立博主。

或许有些人天生就是要吃这碗饭的。

即便她面对镜头时连微笑的表情都很少,摄影技术也算不上精湛,视频中悲伤而浪漫的氛围感却独树一帜。仿佛是生来自由的灵魂在朝末日奔徙。

有数千万粉丝被这种难以模仿的独特风格吸引,引发感性共鸣。“小姜在路上”红极一时。

随着视频数量和质量的提高,她越来越少去热门的旅游景点,将旅行向着人迹罕至的原始土地延伸,去探索不为人知的风景。

粉丝们赞叹她的冒险精神,却也担忧她的安全,还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她是去“找死”,为了博人眼球,才这样激进地去危险的高山荒野拍摄素材。

同时,由于早年间坎坷的身世经历被曝光,她患有严重的抑郁和焦虑,一直被质疑具有危险的自毁倾向。

当质疑和担忧都成真,还有另一个人的名字被频频提起。

“戴应时那么爱她,一定很难接受这样的噩耗吧”

“男人的爱能有多持久?现在看着挺悲痛,说不定明年新老婆就进门了呢/doge”

“别的男人或许是这样,戴老师还真不一定……不去殉情我都觉得他算是积极面对生活了。”

“谁懂,小姜的每个视频BGM都是戴老师亲手录制的,他那个级别的制作人,一线歌星想找他约歌都约不来,给老婆写歌就没停过”

“谁还记得两个人是怎么认识的?当年戴应时被邀请当音乐选秀的导师,知道姜渺的事之后付了高额违约金拒绝录制啊谁懂!一见钟情组上大分!”

“后来听说节目里找不到人还特意去她的旅行社,热烈追求了一整年才修成正果!戴老师你别太爱了我说”

“旅行拍摄也经常陪她一起去……被困沙漠七天拍出的绝美落日谁还记得?两个人真的太般配了”

“靠,死去的回忆又来攻击我TAT戴应时出镜的那几个视频我反复观看!!几秒钟的绝美镜头我兑水喝十年”

“以后只能兑水再兑水了……小姜再也不会发新视频了呜呜呜这对真的好可惜,结婚才三年,我磕了三年还在上头”

“小姜以前真的过得太苦了,如果早点遇见戴老师说不定一切都会不一样……”

“……”

会吗?

香烛满庭,梵音绕梁。

青松掩映的山间寺院,连续多日的大型道场已然结束。

重修殿宇,捐造金身。上千万的善款汇进来,全寺上下无不重视,法事都由最德高望重的主持亲持。

望着佛前长跪的男人,主持双手合十,一声悲叹。

“逝者已矣,生者是时候放下心中执念了。”

戴应时恍若未闻,虔诚叩首,而后起身,仍站在原地。仰望佛像悲悯的面孔,久久不语。

舍不得,求不得。

他并不信仰任何神明,做这些也只是为了排解心中几欲决堤的痛苦和思念。

他祈愿妻子来世安康,但更渴望能与她现世相逢。

临行前,主持赠给他一串佛珠。

是白玉菩提制作的珠串,光华温润而朴实。戴应时道谢接过,缠在腕上,缓步出了院门。

阶下顿步,他回望森然的庙宇,消瘦的轮廓愈发深邃挺拔,眉眼中深埋着偏执的影。

“我不放。”他轻声说。

人的一生中,只会有一个真正的爱人。

爱人的灵魂永远无可代替。

季节更替,春天早已过完。

戴应时闭门不出,依旧佐以酒精果腹,企图麻痹神经,填补胸口沁血的空洞。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

电视上一遍遍播放多年前的音乐选秀录像带,熟悉的歌声填不满空荡荡的家。

戴应时躺在沙发上,抬手遮住眼睛。冷硬的菩提子压在眉眼间,困乏至极,又清醒至极。

婚后三年,他们一直是相敬如宾的模范夫妻,是众人口中极其少见的灵魂伴侣。

或许事实也是如此,但他知道,姜渺心底始终留有一小片荒芜之地。即便是最亲密的人,也无法进入更多。

她喜欢探险活动,依赖在艰难的旅行中寻找刺激,以此证明自己的生命依然鲜活。

那些积郁在心中的负面情绪必须有一个出口,因此他没有阻止这样危险的爱好,只是保持理解和尊重,并尽可能地陪伴同行。

他自认为懂得该如何去爱一个人。

或许他确实做到过。初相识时冷漠和厌世的眼神逐渐融化,姜渺在他面前越来越柔软,笑容也越来越多。给予他的爱意,已经是她能给的全部。

多年来姜渺去看心理医生,每一次他都陪伴在侧。所以他一直都明白。

她生命的底色太过灰暗。那些阴影鬼魅一般缠绕着她,寄生在她的身体里,不断地吸取着她生存的勇气。

就像到处都是漏洞的单薄地基,在那之上建筑起再灿烂的人生,都无法消除底层的隐患。

连她自己想去消除,也做不到。

终有一日,大厦倾倒。

她失足的那片山崖甚至并不算陡峭。他们还一起去过更多更危险的地方。

为什么偏偏是这一次?为什么偏偏是她一个人的时候。

或许只有当她一个人的时候……

或许只是一念之差。

可如果能早一点,再早一点和她相遇该有多好。

如果能早一点遇到她……

昼夜更迭,物换星移。

过于明亮的光线透过落地窗直射/进来。戴应时皱起眉,抬手挡住阳光,眼睛缓慢地适应。

片刻后,才察觉异样。

音乐录像带已经停止了,家里安静得过分。

客厅的装潢,家具的布置,熟悉又陌生。

这里是他数年前在洛杉矶居住的高层公寓。

他怎么会躺在这里?

明明婚后的第一年,他就已经搬回国内陪妻子定居。

手边只有一台老款手机,在刚刚结束的狂欢派对上,屏幕被摔出了蛛网似的裂纹。

仿佛意识到什么,他僵硬地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看清时间的刹那,心跳冻结。

20……13年?

2013年。

戴应时踉跄着冲到穿衣镜前。

上午十点,加州明媚的阳光照亮了他的脸。

英俊,不羁,且年轻。凌乱的发丝散落在眉宇间,眼尾还带着宿醉的红晕,神情却似撞鬼般惊愕怔忪。

这一年他二十七岁,第二次在国际最知名的颁奖典礼上拿到最佳作曲奖,沉浸在铺天盖地的鲜花和掌声中,笙歌不停。

这一年,姜渺十七岁,还在南江市读高三。

心跳复苏,在他的身体里疯狂冲撞。沸腾的血液向四肢百骸奔腾。

怔在原地许久,戴应时蓦地笑了,眼眶更红。

来得及……

一切都还来得及。

**

“姜渺!”

清晨六点。城中村破旧的居民楼上,身穿校服套装的女孩从三楼直奔而下,中气十足地喊,“你还去不去上学了!”

“就来!”

二楼一扇生锈的防盗铁门打开,晃出个羸弱细瘦的影子。

姜渺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