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第10章 请不要 有什么可奖励的?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电量耗尽,彻底关机。

这下想回消息都没法儿回了。姜渺把手机放回书包,专注地听柜门外的动静。

天都黑了,外面的人却还没走,大概是不知道她家最近发生的事,想等姜白媛下班回家再威胁恐吓一番。

再过几个小时,等他们发现这家不会有人回来了,应该就会离开。

她只要安安静静地等着就行了。不要发出声音,不要引起注意。

蜷困太久,双腿都几乎失去知觉。姜渺小心地调整姿势,挪到衣柜一角,后背抵上单薄的木板,依旧伸不直双腿。

朦胧间,远处火车通过隧道的轰鸣声。

她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困顿。随母亲奔波迁徙时,买不起两个座位,她就蜷在座位下睡觉,夜里冻得打颤,也没觉得苦。只要不是孤身一人,条件好坏并不重要。

只要不是孤身一人……

她脑海里又闪过姜白媛开心的脸,想起医生说的半年生存期,窒闷又迷惘。

等母亲去世之后,她还是要独自活下去。独自上学,工作,偿还债务,独自度过剩下的大半人生。

如果能把她的寿命分给妈妈就好了。她不敢想象没有深爱的人陪伴在身边,漫长又孤独的人生还有什么价值可言。

惶惶许久才从胡思乱想中回神,姜渺蓦然发觉,外面的动静消失了。

好像是有几分钟没听见人说话了。他们走了吗?

她振作起来,不敢就这么出去查看情况,只谨慎地把柜门推开了一条小缝,悄悄观察。

房间里有人开了灯。一道明亮的光线射/进来,在她手背投下刺眼的光斑。几乎同时,高大的人影从她眼前一晃而过。

有人进来了。

心脏骤停。她不敢再碰柜门,无声地往后靠,想要离缝隙远一点。

可那片黑色的衣角还是越来越近,最终,准确无误地停在衣柜眼前。

“姜渺?”熟悉的声音响起,近在咫尺。“你在吗。”

**

外面的人没有贸然动手拉开柜门,给足了她反应的时间。

即使第一时间就听出他的声音,姜渺依然缓冲了许久。

他不是在洛杉矶处理工作吗?明明说过要到周末才回来……

缝隙变大了。姜渺慢吞吞地把柜门推开一半,透着些难以置信的意味。

一双微红的眼睛露出来,警惕地朝他身后看。

戴应时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单膝着地半跪下来,朝她伸出手,温和道,“出来吧。别怕,只有我。”

是与她初见时拿烟的那只手,在灯光直射下更显得白皙干净,指尖和关节微微泛粉,温暖而有力。

姜渺没有把手放上去,只是将衣柜的门全部打开,自己双手撑地想要挪出去。

然而腿脚完全不听使唤,连累上半身也往前倒,一头撞在他身上。

“……”

戴应时莞尔,“腿麻了?”

“……”

“不急,坐下缓一缓。”

她面红耳赤地后退,坐在一堆凌乱的衣服上艰难地把腿伸直,又酸又麻,像灌满了老电视里没信号的雪花。她忍得很辛苦,怕自己表情太狰狞,深深地低着头。

戴应时并没有盯着她看,捡起衣柜里翻倒的绿萝,“是回来拿这个吗?怎么不叫司机陪你来。”

泥土撒了出来,衣柜里都是,情急中她顾不得管,整个盆栽乱七八糟的。

“嗯。”她顿了顿,小声说,“我的手机没电了。”

幸亏,她还有这么个不回消息的好理由。

戴应时配合地露出恍然的神色,没有戳穿,“是我没有考虑到这点。”

“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工作提前结束,就回来了。”他自然地说,“待在那边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不如快点回来看你。”

真要处理起来也简单,能推掉的就推掉,推不掉的就按违约金赔钱。他只想尽快回国内安定下来,为达目的什么条件都可以妥协。

短短的语音怎么够让人满足,要亲眼看到她才能放心。

他又不是因为工作才重生这一回的。

幸好提前回来了。否则隔着大洋听司机说联系不上人——

那种看着爱人痛苦却束手无策的心情,他再也不想体会。

“如果不喜欢让司机跟着,就叫上我吧。我也有国内的驾照。”

他没有生气,也没有责怪,并不像她对着聊天文字想象的那样严厉,“我最近空闲时间很多,可以陪你一起过来。”

他席地而坐,大衣也敞开着随意堆在地上,拉起价值不菲的丝绸领带,耐心地擦拭绿萝上沾满泥土的叶片。

姜渺看着他,潮湿的雾气在眼底氤氲弥漫。

她想说干脆丢掉好了。路边摊买来的廉价盆栽,根本就不值得这样珍重地对待。

可眼泪不停落下,苦涩地渗进嘴角,让她说不出一句话。

戴应时还以为她是被吓坏了,有些忙乱地起身去洗了手,拿纸巾给她擦眼泪。

“对不起。”她哽咽着说。

他问,“为什么道歉?”

因为故意把你想得很坏。

她和那盆乱七八糟的绿萝没什么两样。在她从小到大的成长环境里,从没有遇到过一个懂得尊重的男性,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尊重,爱护过。

以至于亲身遇到时,也不敢相信他是真的,不敢放心地向他求救。

姜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斟酌片刻后,戴应时开口道,“有件事,我必须要向你坦白。”

“什么?”

“我还清了你继父的贷款。”

他说,“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是我自作主张这样决定的,因为不想看到你生活在危险里,今天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一次了。”

姜渺怔怔地望着他,眼泪忽然崩溃般决堤。

“不准还!”

她第一次在戴应时面前这样大声说话。鼻头都哭得通红,带着积郁已久的委屈和愤懑,大声地说,“不准,不准替他还钱……不准!没有人应该,该替他,还钱!”

戴应时已经帮了她,还帮了妈妈,现在又要再帮那个从头到尾连面都没露过的继父偿还债务!

凭什么?凭什么他要做这些?只是因为阴差阳错地遇上了她,就活该被剥削吗?

她不想再亏欠更多,不想像只寄生虫一样趴在别人身上贪得无厌地吸血。

“不要帮他还钱。只要不回那个家,他们就找不到我了,我以后不会再乱跑的。”她知道哭成这样很丢脸,可就是无法停止抽噎,“我不想再占,你便宜了。”

因为太在意别人的感受,不想任何人因为她陷入麻烦。她感到被爱的第一反应是回避。

这种不配得感在她的人生里贯穿始终。她对爱的渴求超过一般人,却又不敢相信自己值得被珍重地爱待。

戴应时切身体会过这一点。

就连已经拥有了合法夫妻的身份,一起去看心理医生时,她都会自责是在耽误戴应时的时间。不想让自己成为负担。

该怎么让她相信?能够陪伴照顾自己的爱人,对他而言是一种幸福,并非负担。

等她情绪逐渐平复,戴应时低声说,“你知道吗?没人能独自应付好一切,包括你和我在内,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

“所以如果你愿意向我求助——甚至只是愿意接受我的帮助,我都会很高兴。”

循循善诱的语气,温柔得像在对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讲道理。姜渺哽住,“为什,么?”

他一本正经道,“因为我喜欢被人占便宜。”

姜渺:“……”

即使是无语的眼神,也比伤心惶恐时要可爱得多。

戴应时笑了笑,认真地说,“或许我也会有需要你帮助的那一天。”

“到了那一天,我会毫不犹豫地向你求助。你愿意帮我吗?像我今天帮你一样。”

姜渺想,这个假设压根就不成立。

在他的人生里,根本就不会遇到需要她帮忙的时刻。

但是被他这样专注地望着,任何人都说不出拒绝的话,“……嗯。”

“那就好。”他露出称心又欣慰的笑意,再次伸出手,“走吧,先回家。这里晚上太冷了。”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