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20. 请不要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戴应时不在,晚饭比平时结束得早了些。

姜渺回到房间,把阿姨给的暖水袋放进被子里。生理期洗澡有点麻烦,她原打算从浴室出来直接睡觉的,没想到洗完反而更清醒。

她想等戴应时回家,只是为了小蛋糕吗?

陈旧的组织从身体里剥脱,化作汩汩暖流,她在隐痛中暴露出幼嫩的心事,连自己都羞于细勘。

得做点别的事转移注意力。她小心地倒在床上,拿起手机。一整天没看,后天的私信和评论已有数千条。

大部分声音都是可爱的赞美,她一条条看下去,也不可避免地看到难听话和低俗发言,皱着眉毛直接举报。

举报了一阵子,她看到一条特别的私信。

【小姜你好!很荣幸聆听到你的歌声。《心动之声》第五季节目组诚邀你参加海选面试,具体时间地址将会在沟通完成后另行通知。非常期待你的回应!】

“节目组……”姜渺点进发送海选邀请的账号,发现的确就是官方账号,不可避免地心跳加速。

《心动之声》是老牌音乐节目,已经播出了好几年,国民度很高,连她也看过。

只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会被看中邀请面试。

命运的齿轮缓缓转动。这一世,她提前数年就得到了录制节目的机会。

一条未曾预料的人生道路展现在眼前。

姜渺把消息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却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知道这节目的录制流程很长,或许要持续月余,录制地点应该也不是在南江,高三冲刺期分心去做这些事,难免会影响成绩。

可这机会又实在难得。她想来想去,不如问问戴应时的建议。

正好有了等他回来的理由。

姜渺欣然起身,拿一本习题下楼去起居室等。

她学习向来不吃力,晚自习时间也是自己安排的,以前晚上九点要准时到便利店兼职,晚自习只上一节就去赶公交,路上还能在脑子里过知识点。

现在条件好了,学习也变成了更从容的事。她靠在柔软的沙发上,怀里垫着抱枕放模拟题,握一支黑水笔在空白处简单演算,很快就勾出正确答案,一题题认真地做下去,夜色越来越深。

一整套题刷完,戴应时还没回来。她有些困了,对完答案,打着哈欠歪倒在沙发扶手上。

就睡一小会儿。她暗暗想着。

没有担心戴应时回来会错过她,也没有顾虑在别人家的客厅里睡着太不像样,她放松地闭起了眼睛。

半梦半醒间,姜渺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站在舞台上的模样。

那是个会被无数人看到的地方。会有聚光灯对着她,会有话筒和音响把她的歌声传向远方的山。

从一开始就抛弃了她和母亲的那些所谓“亲人”,也会听到她,看到她吗?

会感到后悔吗?

慈祥和蔼的祖父母,聪颖可爱的兄弟姐妹,抑或是沉闷严肃又不失善良,懂得疼爱妻女的父亲,她年幼时都曾渴望过。

哪怕是现在,她梦中时不时也还会为自己构想出一个美好的虚幻的家庭。

但她已经明白且接受了,那些渴望之事永远都无法拥有的现实。

即使她真的获得了录制节目的机会,曾经抛弃过她们母女的家人因此找到了她们,也不会是为了关爱或弥补什么。

她们只会被迫看到更丑陋的现实。

比起那样的走向,还不如维持现状……她无法欺骗自己,无法假装自己不喜欢现在的生活。

她无法假装自己不喜欢戴应时。

戴应时也出现在她的梦里。作为仁慈的长辈,友爱的兄弟,承担起她渴望的一切美好的角色,弥补着她内心渴望的全部空缺。

美好到虚幻。

他的出现明明是现实,却比梦境更甚。

**

午夜的钟声悄然敲响。

戴应时披一身寒气,风尘仆仆地赶回家。

双手拎着打包好的蛋糕,他的耳机里传来一阵大呼小叫,跨国电话还未结束,“Genius!God,yourtalentmakesmesojealous!”

“……”

即便知道姜渺现在已经在房间里睡着,踏入客厅的同时,他依旧降低了音量,把这通电话快速结束掉。

现在需要处理的工作邀约,都是他上一世就已经用心创作过的,有一部分还是他广为流传的代表作。

重来一次,他不想按部就班地照搬旧作,因而额外花费心思改编,制作上更加精良。

连业内的前辈听过他的作品,都大赞他的想法和制作水平十分成熟,远超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准。

不是天赋二字就可以概括的,背后必定积累了很长时间的摸索和努力。

戴应时听在耳中,不免苦笑。

个中缘由,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

结束通话,他拎着蛋糕快步走向厨房,路过起居室时并未听见任何动静,却有所预感般转头看去,心跳空了一拍。

沙发靠背后冒出个睡眼惺忪的小脑袋。像破土而出的萌芽,精灵般鲜活地撞进他眼里。

夜里极静。姜渺听见他压低的声音,努力扒着沙发想要起来,试图清醒,“戴……”

话未说完,又是一个长长的哈欠。她困得摔坐回去,模拟题和抱枕也从身上滑落,稀里糊涂掉了一地。

戴应时看在眼底,无法不露出笑意。

任凭什么艰难的旅途,抵达终点之时,再寒冷的风霜雨雪也顷刻消融。

他脚步轻快地走进起居室,脱下大衣放远了些,才坐在她身边,“怎么还不上去睡?”

姜渺没听清他问什么,忙着低头揉眼睛,等视野清晰起来,看着他说,“你头发湿了。”

戴应时说,“外面在下雪。”

今年的第一场雪,是在夜里下起来的。

路上看着车窗外飘飘扬扬的雪花,让人想快点到家的心格外迫切。

“你回来好晚,”姜渺不太舒服地动了动,调整姿势,伸长了胳膊去捡自己弄掉的东西,“现在几点?”

“刚过零点。”

戴应时弯腰拾笔,起身时嗅到她身上淡淡的馨香,气味中掺杂着特殊的铁锈味,顿时明白过来,“抱歉,没想到你在等我。”

生理期中爱人身上的气味会发生变化,包括他在内的一小部分人能闻出来。

他当然知道自己的妻子生理期不规律,婚后花费了许多精力才调理得周期稳定。但腰腹酸沉的状况一直没有消失,冬天里畏寒,难受更甚。

他后悔没有更早更快地回家。

“也不是专门在等你……”姜渺口是心非地嘀咕。

“嗯,那就是在等蛋糕?”他从善如流道,“刚好能当宵夜。稍等一会儿,复烤后会更好吃。”

除了招牌的拿破仑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