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请不要送花给我 涂瑰

23. 请不要

小说:

请不要送花给我

作者:

涂瑰

分类:

穿越架空

《请不要送花给我》小说免费阅读 ggdxsw.cc

后来戴应时向她描述那个时刻,“你双手抱着苹果站在那儿,脸颊和鼻尖冻得红红的,头发上还有融化的雪花在闪烁,看起来就像……就像……”

一时间找不到满意的形容词,他思索许久,才眼前一亮,笑着说,“Fairytale。为我而来。”

虽然在他眼中是值得珍藏的浪漫瞬间,但在经历的当下,姜渺尬得想死。

好在有热心的围观群众报信。戴应时闻讯下楼,拨开人群望向她,眼睛亮得像圣诞树顶上那颗星。

那是一种纯粹的惊喜。他看起来很高兴。

望见他出现,姜渺心底的局促才被冲淡了些,小声问,“你们是在开派对吗?”

他穿得很随意,还是平常的家居服,针织开衫连扣子都没有扣,脚上是双拖鞋。明明没有任何准备,可是一出现,混在大客厅的这些人里又意外的融洽。

姜渺想,大概是因为气场很像。

“不是什么正经派对,临时凑在一起玩的。”戴应时自然地接过那满满一兜苹果,笑意未减,另一只手带她往厨房走。

许灵均坏笑着看他,还想再调戏两句,被身边人拉了一下,才打住。短暂的焦点就此散开,客厅里大家依旧各玩各的。

“这个是路边买的苹果。”姜渺忍不住解释说,“是奶奶卖剩下的,可能不太新鲜了,不过做点心的时候可以用掉。”

“好。”戴应时似乎一点都不奇怪,“可以给靳阿姨用,正好她说明天要做苹果派。”

婚后几年里,见她做这样的事早成了常态。

幼年时物质条件的匮乏,通常会导致人走向两种极端。一种是加倍渴望消费,另一种是更不在意。

姜渺显然属于后一种。做视频博主爆火的那几年,她很快就迎来了经济自由。可她对自己的存款金额并不敏感,物欲也没有随着收入水平增加。

她会在散步时把身上所有钱都放进天桥上流浪歌手的琴包里,自己步行几公里回家,会在天灾人祸时成百上千万地匿名捐献。出手阔绰的程度和频率已经不足以用乐善好施来形容,简直是倾家荡产。

大大小小有多少次?连戴应时都不清楚,有多少人受过她的帮助。

她愿意对陌生的可怜人倾囊相助,随时回到一贫如洗的生活里也无所谓。善良之外,更多是因为厌世。

她没打算给自己留一点积蓄,随时抽身离去也没关系。更没有什么想要攒钱去买的东西。世上唯一牵挂的亲人已经不在了,拥有再多的财富又有什么用呢?

“今天在学校里怎么样?”戴应时打开网兜上的蝴蝶结,把苹果放进冰箱。

他没提中午的事,姜渺却想起未回复的微信,“跟平常一样……你说晚上要做好吃的,我还以为只有你和靳阿姨两个人。”

“我也没想到。”他叹气,颇有些头痛的无奈意味,“他们这群人,没打招呼就跑过来了,到南江才通知我。”

知道他们平安夜是一定要聚的,只是没想到这群人看他怎么叫都不出去,居然放弃了预订好的酒店顶层,直奔他家里送温暖来了。

“不过不用拘束,就和平时一样。”戴应时转过身来,“他们到我这都是自己找事做,玩累了就回去睡觉。你看,甚至都不用我招待。”

姜渺点头。

这么多人来找他玩,他却自己待在房间里懒得露面,确实挺随意的。这么看,应该都是关系很好的朋友。

“他们不会在这里待到很晚。”戴应时笑着说,“想吃点什么?让阿姨送进你房间。”

“我陪妈妈吃过晚饭了。”

姜渺主动开口问,“你在做什么?”

“我?”他这时才显出意外的神色,似乎没想到她会主动关心,“在听合伙人传来的demo……要来我房间玩一会儿吗?”

白天姜渺没有回微信消息。还以为今晚见不到她,他没有心情和朋友一起玩。

但是现在,他看起来很高兴。

“改天吧,我先回房间。”抛下一句话,她匆忙跑掉。

听出还有下文,戴应时说,“帮你拿杯喝的?”

“好。”

她羽绒服都还没来得及脱,上楼梯几步热得冒汗。回房间后迅速地冲凉,换一条轻便的连衣裙,收拾清爽后马上再出去。

她知道戴应时在等。

**

门外走廊,戴应时倚着栏杆,望着那棵大圣诞树冠上发光的装饰,实现漫不经心地垂落。手里两杯果汁,一杯已经喝了小半。

近几日姜渺有意在躲他。他并非没有察觉,甚至有所预料——

在察觉与人关系过于亲密时,她会习惯性地想要回避,是种自我保护机制。

要拉近距离并非没有办法。一起看过的心理医生凑齐都能踢场足球赛了,他从中学到的知识也堪称半个行家,可斟酌过后,他还是没有干涉。

无论是讲道理还是力行督导,都是要她在外力催化下与本性逆行,太痛苦。

这一世姜白媛尚未病逝,她的心理问题远没有那样严重,也不需要过分迫切地纠正。他便只想宽纵着,按照她舒服的节奏来。

因为足够了解,便也有足够的耐心。

站在二楼,可以俯视大半个聚会厅中的情况。姜渺想问他在看什么。戴应时把果汁递给她,“看,圣诞树旁那个头发奇怪的人。”

“他大半个月都在冰岛寻找灵感,刚刚回来,说要留个纪念。所以一半头发染成了荧光绿,另一半挑染成银白,假装还头顶着极光和雪山。”

姜渺呛了一口果汁,顺着他的目光看下去,“寻找灵感?”

“嗯,他是珠宝设计师,经常去美丽的自然环境里取材。”戴应时顺手一指。“那边长餐桌上的一对母子,看到了吗?那是许灵均的爱人和孩子。”

“……”她呛了第二口,看到餐桌边的那个小男孩,两三岁年纪,眉眼精致宛如童星,“许灵均都有孩子了?!”

虽然她不追星,可忽然听到这种惊天动地的大八卦,也免不了震惊一分钟。

“嗯。最快明年,他们应该就会办婚礼。”戴应时笑着顺了一下她的背,力道很轻,“到时候你已经在读大学了,没课的话我们一起去玩?”

“喔……”她继续喝果汁,压压惊。

戴应时继续给她讲宴会厅里的朋友,很随机,视线扫到哪里,就闲聊一下他们的近况。

奇怪的是,他的语气不像在八卦,更不是正式的介绍,反而像是在提起很久以前的事,略带违和的怀念感,显得整个人格外神秘。

“你的朋友们好像都去过很多地方。你应该也去过很多地方吧?”

姜渺说,“我一直觉得敢在地球上到处探索的人很厉害,能看到很多新奇的景色。”

戴应时忽然笑了。

“到处探险……有没有想过,将来你也可以成为那样厉害的人呢?”

“我?”姜渺不觉他在笑什么,摇头道,“我除了学校和家里,哪儿都没去过。”

“再说,我也不知道将来能干什么。今天我跟妈妈聊起这个,她还让我想想自己感兴趣的……我想了,然后发现自己好像只是擅长学习和考试而已,没有远大的志向。”

她趴在栏杆上,有点愁眉苦脸的,“以后上大学应该也是听老师的,选一个热门的专业读吧。反正不会像你和你的朋友们一样,活得那么精彩了。”

青春年少,十来岁正是对人生迷茫的阶段。戴应时细细听来只觉可爱,“人只是所处的环境不同,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你也一样能做到,只是不感兴趣而已。”

“那要怎么才能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呢?”她追问。

戴应时说,“不着急。”

“这世上还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依然过得很好。”

姜渺听着也觉得稀奇。

还以为像他这样从小就确定了自己热爱的事业,目标明确一直在做音乐的梦想家,会瞧不上没有兴趣爱好的平庸之辈呢。

戴应时,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姜渺一边听新鲜事,一边用余光看他,觉得自己和他同在屋檐下这么久,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可她又有种莫名的错觉。好像命中注定,今晚她就该走进这里,就该和他站在一起,俯瞰精彩纷呈的世界。

果汁喝完了。她故作镇定地说,“要不要一起下去玩?”

戴应时接过她手里的空杯子,闻言挑眉,兴致颇佳地抬起手肘,“当然。”

明明是很绅士的动作,姜渺却被逗笑,像模像样地挽住他的胳膊,一起下

【当前章节不完整】

【阅读完整章节请前往原站】

【ggdxs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