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人皇 弦

第71章 第71章 “要是食言了。……

小说:

人皇

作者:

分类:

穿越架空

第71章

这一路殷寿是难得的开朗。当他们进入西岐地界之后。看着大片农田里堆放的麦秆,不难想象收成时这里是怎样的景象。

过了农忙时节,百姓们也没有在家里闲着。官道上有些地方可以看到村落里忙碌的人们。有河流的地方,就有人在捕鱼垂钓。有山林的地方,也能看到采集山珍和采药狩猎的人。就算是周围一片平原,人们也会结伴坐在阳光下,有缝制衣物的,有用麦秆编织各种器皿的。

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活着的气息。这跟他以前在朝歌,在王宫,在带兵时看到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殷寿感慨:“如此人间,活着才觉得美好。”

伯邑考点头:“您说得对。所以得在这样的人间美好的活着。”

“大司命算过了。我的时间不会太多了。”二人骑马走在队伍的左前方,身旁左右没有其他人跟随,说话自然无需顾虑。

伯邑考道:“义母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您在傀儡里也不会居留太久。替身也已经准备妥当。如果您想尽早让殷郊和姬发成婚,父亲这边也可以遵从您的意愿。”

殷寿摇头:“他们的婚期定在战时。免得出现不必要的麻烦。之前请求赐婚已经是无奈之举。日后姬发继承王位,这个婚姻其实会给他带来更多麻烦。与其把麻烦放在前面,不如等他们能掌握权柄之后再做最后的决断。也免得为年少时的决断后悔。”

“您这样做,是给了发儿后路。却没给殷郊留余地。”

殷寿对此很坦白:“他有人皇血脉,却没有帝运加身。我不能强求他去做天下共主。作为一个父亲,我最希望的是我的儿子可以好好的活着。比起那些虚无缥缈的权位,他可以心满意足才最要紧。”

伯邑考轻叹。对他而言,他想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但对殷寿和殷郊而言,他们想要好好活着,又何尝不是在命运里去奢求。想到命运中自己那早丧的二弟,他又何尝不想好好活下去。如果可以选择。他不会愿意选择王位,他更希望父母康泰,自己健康,弟弟们顺遂。再想到自己的小彪,他从出生开始就只想活,可在幼年时,他不就活得那么艰难么。

说到底,再苦再难人们也都是想活着。而这些,天道与命运懂吗?

————

一路回到西岐,西伯侯出城五十里迎接二王子殿下。

见到老伯侯,殷寿躬身下拜:“殷寿见过西伯侯!”

西岐文武跟在姬昌身后对殷寿下拜。看着这些噩梦中与那个殷寿抗衡的忠臣良将。殷寿一时间心中五味杂陈。

没有寒暄几句,众人上马的上马,上马车的上马车。一行人浩浩荡荡回到西岐城,至于两位父亲怎么交谈,崇应彪是不会参与的。他迅速去了岐山脚下虎威旅的大营。虽然哥哥说过,苏全孝的事义父是知道的。但义父身边的亲卫他也不能完全信任。所以他赶过去是告诉苏全孝,最近在营里,不要进城。反正他可以肯定,义父不会出现在西岐的军营。

苏全孝也有些紧张:“主帅……哦不,二殿下怎么来西岐了?”

三月前崇应彪回过西岐一趟这件事除了老伯侯和姒夫人没有人知道。而朝歌大王的赐婚也因为殷寿说他想去西岐亲自下聘而没有传旨意过来。所以西岐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苏全孝自然很好奇为什么殷寿回来西岐。

崇应彪笑呵呵的告诉他:“殿下是来提殷郊提亲的。大王其实三个月前已经给殷郊和姬发赐婚了。但为显重视,二殿下亲自来下聘。”

苏全孝眼睛瞪得老大。但很快就收敛了情绪。“那也对。他们俩以前就一直住一起。也有道理。那说起来,姜大哥和顺子哥是不是也要成亲的啊?”

崇应彪点头:“嗯。他们两家婚事早就商量好了。就是朝歌局势不稳。婚期没定下来。”

苏全孝感慨:“质子营里好多人都找到伴儿了。挺好的。”

崇应彪问:“你不觉得营里都喜欢男人了,有些奇怪吗?”

苏全孝挠头:“可是咱们这些人,以前都没想过很快可以回家啊。等到家里有人来换那都多大岁数了。挺多人都觉得,在营里有个伴儿挺好的。而且都不是家中长子,多数都没有继承爵位的可能。家里的要求就是活着,别给家里惹麻烦。这种自己找个伴的事情,挺正常的。”

“你小子年纪不大,想的不少啊!”这话的确是让彪哥有些吃惊。他还以为苏全孝是他们中年纪最小的,根本不懂这些。没想到他倒是看的清楚。也是,很多事下面的质子们也不会跟他们四个说得太多。有深交的也就那么几个。他以前脾气那么差,也不愿意跟人多交流,没人跟他聊这些也是应当的。

苏全孝却说:“在冀州的时候,夫妻你问起你和世子哥的事。我就把我知道的都说了。父亲才跟我说了这些。他本来是让我理解你的难处。但我也不傻啊。我当然知道只要你们彼此喜欢就好。副帅和姬二哥,姜大哥和顺子哥也是一样的。”

原来是苏侯啊。“我和哥哥这赶着去了一趟冀州。去见过你父亲了。他让我带给你口信。说来年这个时候,你的母亲和小妹应该就能到西岐与你团聚了。”

苏全孝瞪大眼睛,满脸都是兴奋:“真的吗?那可太好了!”不过很快他又反应过来不对。“诶?你不是说跟着世子哥去难度送公主了吗?怎么又去了冀州?多远啊!”

“到了南都我们就先走了。然后加快脚步去了一趟冀州。到了朝歌附近跟姜文焕他们汇合的。只要想做的,做就好了,时间总能挤出来。”

苏全孝感动得不行:“谢谢彪哥!!!谢谢哥夫!!!”

崇应彪有些尴尬,也不是因为刚刚说谎,而是他和哥哥不是专程去给苏侯送信的。他觉得自己担不起苏全孝的这声谢。“总之你好好的。这几天别出大营。你就装病。二殿下不会在西岐多久的。我一会儿让龚明他们几个替你练兵。”

————

殷寿的确不能在西岐停留太久。他们谁都摸不准帝乙现在什么心思。而且殷寿说是只能把接下来几年的事交给儿子和儿媳自己应对。他也不是真的什么都不去管。他多在外面一天你都会多一分担忧。

他来西岐,除了下聘请期,还有就是去看看自己那个“替身”。

西伯侯说:“这是我寻了许久才寻到的。他魂魄离开身体,融入天地之间,身体也能接受天地之气,一直不曾断了这口气。是人非人,似尸非尸。正好可以承载您的灵魂。但到底是别人的身体。再好用也有期限。时间只有三年。三年之期一到,您必须要夺回自己的身体。或者只能暂时寄在傀儡上。”

傀儡不能动作,跟有思想的死人毫无差别。这身体虽然不如自己的强健魁梧,但对他来说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多谢老伯侯为我操劳这些。”

姬昌轻叹:“只盼望能早一些结束人间浩劫。”

殷寿只在西岐停留了四天就迅速回了朝歌。他带着西伯侯的卦象。卦象中,今明两年冲煞不吉。嫡亲不疑婚假。否则恐怕伤大王安宁。故此他们为殷郊和姬发选择的婚期是两年后的冬月。

送走了义父,回到家中,崇应彪叹了口气。“殷郊和姬发心心念念的大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成。”

“只要他们坚定,过来这几年总能成的。到那时候他们也比现在更成熟。再做出的选择,想必年老时就不会后悔了。”

崇应彪扭脸看着他:“我就算再过五十年,五百年,都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没有你,我都不敢想自己现在看到他们一对对的在一起,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人痛恨的事情来。至少嘴里肯定没有好话。我一定会觉得,为什么他们都有人爱。在家有人爱,在质子营这样的地方都能找到爱人。而我为什么什么都没有。”

看着爱人在幻想自己不曾出现的生活。伯邑考心像被揪起来一样,那是清晰的疼痛。他起身把人抱在怀里,阻止了他继续去幻想。因为他口中的“如果”,在命运中一次次的轮回过,而那时候的自己,究竟错过了多少能挽救彼此的机会与缘分。

只要一想到他们一次次错过,一次次死后才能相识。他心中的阴暗就又在滋生。

感受到天上雷声滚滚,崇应彪就意识到事情不对。他现在同伯邑考双修,对他身上的法力无比熟悉。是阴天打雷还是源自伯邑考的愤怒,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于是他赶紧抱紧夫君:“哥!哥我不说了!你别难过,别心疼。那都是假的!”

可惜那都不是假的。那些都是发生过的。

伯邑考把人搂得很紧。紧得他自己的双臂都有些发疼才赶紧松开力道。他深吸了口气,拍着爱人的后背。他想替错过无数次的自己道歉。但想想又没有必要。无法解释自己的歉意,只能徒增小彪的烦恼。最后他只是轻叹。“咱们以后不提如果了好不好?”

崇应彪赶紧回答:“好!我不再胡思乱想了!”说着他用下巴去蹭哥哥的脖子。软乎乎的说:“哥,我是不会不见的。我到什么时候都要缠着你!”

伯邑考笑了。“这可是你说的。要是食言了。我可是要把你抓回来关起来的!再

当前章节不完整,请前往ggdxsw.cc,阅读完整章节!

为您提供 弦 的《人皇》最快更新

第71章 第71章 “要是食言了。…… 免费阅读 [www.ggdxsw.cc]